Warning: Data too long for column 'keywords' at row 1 in /www/wwwroot/bxwx.cc/qs_config/qs_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272
我死遁后咸鱼反派他黑化了最新章节_我死遁后咸鱼反派他黑化了全文免费阅读_我死遁后咸鱼反派他黑化了(奚爻)_新笔下文学

新笔下文学

我死遁后咸鱼反派他黑化了

作者:奚爻更新时间:2023-09-19 06:31:01

我死遁后咸鱼反派他黑化了由作者(奚爻)创作连载作品,该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919言情小说免费提供我死遁后咸鱼反派他黑化了全文无弹窗的纯文字在线阅读。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我死遁后咸鱼反派他黑化了》第182章

短短地两个时辰,而对于她来说是一辈子,她这两个时辰内不断附身于别人的意识,但是时间不长,长的可以说说话,短的大概就是一个呼吸的瞬间。 系统留足了时间留着她做最后的告别。 在医院里,曲安溪被所有人用目光奇怪的注视着,仿佛她这个意外而来的人,就是自家老母亲老眼昏花罢了。 没有了那个奇怪的女孩控制着,曲安溪沉声道:&ldo;老师的集册,你烧不烧?不烧我可要生气了。&rdo; 浑浊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似乎是经年许久不见,埋没了半辈子的风霜。 &ldo;愿意回来了吗?&rdo;顾清此时已经抬不起手,但是语气依旧如初。 &ldo;我从未没有记恨过,你那日的离开,是我想办法做的事,死亡不是一件美好的事,不用自责也不用愧疚。...

热门小说标签
热门小说推荐
活纸人

活纸人

篾(mie)匠心灵手巧,做个灯笼走阴阳,做个背篓能背山,做的纸人竟然能啪啪啪,做的纸马能驮着我一夜千里,做个竹篮能载山运湖,而我就是一个篾匠,我有一个人皮灯笼!...

美女总裁的近身武神

美女总裁的近身武神

山村少年王小磊,偶获上古神器神农鼎,人生从此暴走。炼丹制符医术,无所不通,校花,御姐,警花,明星蜂拥而至拳打兵王狂少,脚踢人渣恶棍,从此王小磊过上了香艳嚣张霸道彪悍无敌的人生。...

榻上欢,二嫁温柔暴君

榻上欢,二嫁温柔暴君

榻上欢,二嫁温柔暴君是君飞月写的耽美言情类小说女强,男强!强强联手!一对一,更有可爱天才宝宝。她是现代杀手暗夜,黑暗中的霸主,令人闻风丧胆!她是护国将军府不受宠的嫡生女儿,人称废物的古灵儿听说皇上喜欢护国将军府的废物。某女嘴里的茶一扑差点没呛死,喘过气说那是他变态好吗!都已经是废物外加丑女了,他还喜欢,这不是变态么。听说,那废物小姐休了皇上!某女津津有味的嚼着糕点说切,那是因为他能力不好,满足不了一个女人的需要,所以休了!什么是说话不怕闪舌头?这话刚落尾字,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声轻柔的声音叫道灵儿。某女只觉得头皮发麻!扭头甜蜜的说皇上,这么巧啊。某暴君很温柔的点点头说灵儿刚刚说的话,朕听的可是一字都没拉下呢!要死!她惹不起这个男人,还躲不起吗?赶紧跑!往南跑,被肉墙挡住!捉拿回房。床榻上,娇吟声不断,某个小女人满脸绯红,娇喘着,对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祈求道皇上,我不行了,你能不能起来。某暴君嘴角邪恶的一笑不行,朕不是没有满足你吗?朕正在努力的耕耘,满足你啊。话落身体又开始运动。啊娇吟声响起。整整三天三夜的奋斗。某女虚软无力的软倒在某个暴君身下。灵儿,现在可满足你了?某暴君睁着一双危险的凤眸,含笑魅惑道。满足了满足了。某女忙点头。要死的,这个男人是神人吗?为什么三天三夜都还这般精力旺盛。既然满足了,那还要休了朕么?某暴君无比温柔道。某女头摇的像个拨浪鼓。...

盛世妆娘.

盛世妆娘.

身为一个被扔进游戏系统的美妆博主,司妍庆幸的是这个系统里的装备都是时下流行的美妆产品。悲哀的是就算坐拥天下唇膏,她也没空愉快试色。每天忙着帮贵妃控油帮皇后娘娘抚平干纹细纹也是很累的。还有那位殿下,你再说我每天用的唇膏都是同一个颜色,我就生气了!▲▼▲▼▲▼▲▼▲▼▲更新公告▲▼▲▼▲▼▲▼▲▼▲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它站转载均属盗版▲▼▲▼▲▼▲▼▲▼▲▼▲▼▲▼▲▼▲▼▲▼▲▼▲▼▲▼▲排雷①本文纯架空纯图开心,考据指数为0,请以作者的设定为准,不接受绕过作者设定自己做脑补然后折回来吐槽作者逻辑不通的情况②不喜欢请直接点叉,互相省心③谢绝扒榜,谢绝转载④坑品有保障,断更弃坑这俩词我不认识⑤柔软易推倒,欢迎调戏o≧▽≦ツ...

悍妃当家:王爷乖乖就寝

悍妃当家:王爷乖乖就寝

一朝穿越,她成了北都相国大人最疼爱的孙女。他,高高在上的北都太子。成亲半年,向她允诺,定会与她共坐天下,同瞰江山图。黄袍加身,他却视她真心如粪土。腹中如针扎般的刺痛,提醒着她,就是这个残暴的帝王害死了自己的孩子。她想要逃离这个囚笼一样的皇宫,却不想流落宫外遭人暗杀,她发誓定要他付出血的代价,要将他所有的一切毁之殆尽漂泊半年,她毅然与敌国合作,以新身份重新回宫,取他性命。面对他的柔情,她眸子深处冰冷依旧当被查出是奸细时,面对他的挺身相护,只当是玩弄政治权利的一种手段。她狠戾,绝情,当匕首插进他的胸膛时,她淡淡的问,痛吗?有我当年痛吗?我要你付出双倍的痛来祭奠我失去的一切。...